′fоol.

【青黄/高绿】爸爸去哪儿 第一集. 我的家里有个人很酷

糖心蛋:

爸爸去哪儿第二季好好看!于是我实在是手痒忍不住!应该是个中短篇!!!大家放心跳吧!看我的星星眼!


【第一集 】我的家里有个人很酷


“一号机对准可乐!”


“一号机就位!”


“二号机呢,二号机准备,待会芒果准备入场!”


“青峰先生和芒果已经在stand by了!”


“OK!Action!”


“大家好,我叫可乐~大名黄濑多乐。”小可乐金发蓝眼,第一次面对摄像机难免有些害羞,粑粑脑袋求助看向自己爸爸。而自己爸爸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某个刚进场的墨镜黑皮酷男身上,可乐不开心的瘪瘪嘴,一副要哭的摸样:“我今年4岁了,因为爸爸说他曾经最大的敌人是碳水化合物,而现在我才是他最大的敌人,所以他给我起了个小名,可乐......”


“你的爸爸是谁呀?”现场导演亲切的引导可乐。


“黄濑凉太。”


“他是做什么的呀?”


“我也不知道.......”可乐左思右想也想不出日本首席男模对应的儿童语言是什么,于是用自己的话解释道:“但是他每次走两步就可以赚好多好多钱!”说完还挺为自己的聪明自豪的,迫不及待看向黄濑想获得表扬。


可爸爸的目光始终没转向自己,可乐再也憋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爸爸你明明说好咱两过一辈子的,你不会再婚的!”


“卡!”导演及时喊停。


黄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来到儿子身边,抱起他不停哄:“爸爸只爱你哦,宝贝~”瞥一眼墨镜酷男,只见他两个肩膀直抖动,脚边的小黑皮也跟着抖。


嗤,龙生龙凤生凤黑皮的儿子会......黄濑还没想好措辞就见小黑皮悄悄拉下小黑墨镜冲他抛个自以为帅得上天入地的媚眼。


呃.......果然很讨厌!


黄濑冲墨镜酷男丢过一记眼刀,继续低声安慰自家宝宝。


可乐小嘴撅得老高老高:“你胡说,你一定盯着那个黑叔叔看,眼睛都直了!你要和他结婚吗?你要把我送去福利院吗?呜呜呜呜呜!”


“你这小脑瓜,乱想些什么?”黄濑哭笑不得,一边心疼抹掉可乐的泪珠子一边哄,“那个叔叔是男的,爸爸怎么会和男的结婚呢?再说就算爸爸再婚,可乐也是爸爸心中的第一位哦!”


可乐将信将疑:“可是......翠妞说男的和男的也可以生小孩的,只要一个是A一个是O!爸爸你是O还是A呀?”


黄濑只想一头撞死:我靠,一定要让可乐离绿间家的怪丫头远点!


黄濑蹲在可乐身前,拉着他的手语重心长的说:“爸爸哪个也不是哦,这个世上呢,只有血型才分ABO.....恩,还有AB......总之,你一定不能看翠妞给你的任何东西,特别是画小人的书!”


“你也管太宽了吧!”一个过了这么多年一听仍让黄濑烦躁的男低音在耳边响起,墨镜酷男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身边,也学他的样子蹲下来露出一口大白牙,冲可乐笑。


阳刚,成熟,还有些痞痞的味道,黄濑在心里不住哀嚎完了完了完了,可乐的审美几乎是复制粘贴黄濑的,对这样的笑容最没有抵抗力!


果不其然,小可乐咻一声躲到黄濑身后,害羞地探出半个脑袋偷偷观察酷男,想靠近又不敢。


酷男摘掉墨镜露出一双略微狭长的眼睛,剑眉飞扬,鼻梁高挺,很是英武逼人,他冲可乐伸出手,道:“hi,小可乐,今后我们就要一起参加这个节目了,我是芒果的爸爸......”


一旁小酷男也学他爸的摸样,摘下墨镜,掏出水果机15递到可乐眼前,桌布竟是一只黄灿灿圆溜溜的大芒果,小酷男指指芒果再指指自己,示意:我就是芒果!


对面的真芒果味父子忍不住同时腹诽:没见过这么黑的芒果!


但下一秒小可乐的注意力又被眼前的酷叔叔吸引,继续全神贯注听酷叔叔的自我介绍:“我叫青峰大辉,你听说过NBA吗?”


可乐摇头。


黄濑得意挑衅看青峰一眼:哈哈,妄图安利我儿子?失败了吧!


青峰回了黄濑一记意味深长的眼神,罢罢手,一脸满不在乎:“没听说过也关系,叔叔只不过去溜达了一圈,一不小心拿了个冠军......哎,每天几百万人跟在屁股后面追,头疼咧!”


可乐一脸关切:“坏人吗?”


青峰乐了,装作很苦恼的样子:“是的呢,坏人哦!”


可乐立马做小男子汉状拍胸脯:“那我保护叔叔!”转头又蔫了,低头对手指,“可是几百万人我打不过哎......”


黄濑恨铁不成钢轻轻弹了弹可乐脑袋瓜,笃定道:“小傻瓜,他骗你呢!”


可乐捂着脑门既委屈又难过,满脸“我才不信!”的表情。


黄濑彻底无语了,心想这倒霉催孩子怎么颜控起来就和我年轻时一样智商为负数呢?看看,看看!又黑又凶哪里帅了?


可当他自己扫一眼邪邪笑着的青峰时,瞬间底气不足了:额.......还是好帅,kuso!


青峰一副和蔼可亲的摸样,外人看来其实是恶鬼微笑,在场所有工作人员皆寒毛直竖:卧槽!不愧是当年号称杀神的MVP!


只见他笑微微摸摸可乐脑袋,说到:“可以直接叫我小青峰哦!”


可乐顿时眼冒星星状重复:“小青峰!”奶声奶气,逗得青峰心底乐开花。


黄濑一脸“我靠,你脑子有病吧!”的表情看着他。


青峰却不以为意,拉着芒果站起来,“好了,我带芒果去补妆了。”路过黄濑身边时,只用两人能听到的音量,低声开口:“谁叫这些年你都连名带姓的称呼我?那个称呼,呵,我还挺怀念的.......”


我操!


由于儿子在身边,黄濑只能将各式各样的粗口憋心里,别提多窝火了!只想一拳将这不要脸的货揍翻在地,再补个二十刀!


小芒果跟着他爸且走且一步三回头:“hi baby what's your name?”


可乐;“爸爸,他说什么呢?”


黄濑:“他说我爸爸有狂犬病!”


可乐对青峰的感情上升到新高度:“我以后要赚钱给小青峰治病!”


黄濑:“........”


青峰逗自家儿子,“眼光不错嘛,看上小可乐了?确实长得好看,不注意还以为是个姑娘!”


芒果一脸羞涩捂住小黑脸:“daddy!你不要乱点鸭子谱啦!伦家喜欢的是可乐的daddy!”


青峰一头载地,满头黑线爬起来教育儿子:“你们年龄差距太大了!他老得都可以当你爸了!”


虽说,我是挺想他当你爸的,青峰在心里暗暗说道。


小芒果疑惑不解的看着爸爸:“可是,可是,和子姐姐说,这年头流行年下嗷!”


青峰无语凝噎:一定要让我儿子离高尾家的鬼丫头远点!


青峰:“还有,宝贝,那叫鸳鸯谱!”


芒果惊奇:“可它明明和鸭子长的那么像!”


青峰:“.......”


此时导演组愁云惨雾,原因是航班晚点,第三组家庭的拍摄可能会推迟,而临时通知第四组家庭前来拍宣传片人家恰巧出门旅游去了,并不在东京。


“怎么办啊?”总导演外号土豆饼哭丧着脸,“再打打,问问高尾先生什么时候到?”


副导演外号丝瓜条安慰他:“实在不行只能推到明天了,人家千里迢迢从美国赶回来,那么大的IT公司总裁能屈尊上咱这节目都跌破所有人眼镜了!损失的这点钱,等播出大热后,赚回来分分钟的事!”


“导演导演!”助理美惠外号黄花菜突然破门而入,“绿间先生说他和他女儿今天能回东京!”


土豆饼开心的跳起来:“哎呀,太好了!快快,叫四号机准备!等大球星和他宝贝拍完就布置神医他家的拍摄现场!”


问题得解,所有人都松下一口气,各忙各的去了。


黄花菜偷偷问丝瓜条:“哎哎,副导演,您说,咱这第十季怎么这么奇怪呢?”


丝瓜条:“怎么了?”


黄花菜:“怎么四个家庭都是单亲爸爸哦?”


丝瓜条:“天机不可泄露也~”


---------------------TBC----------------------



[青黄]其实你们都误会狐狸精了 2

吃盐不撒糖:

黄濑把自己拾掇得香喷喷工作去了,青峰则决定怎么把一个人的晚餐糊弄过去。


经纪人安排的工作并不复杂,黄濑只需要在发布会上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把扣在手腕上的时尚腕表让记者们拍个够就行了。发布会的主角是业内颇有分量的男星,黄濑没有搭台唱戏的资格,他就是个背景板,橱窗里展示衣服的人体模特。


谁让男星只有两只手,只能负责戴上品牌发布会上最尊贵的那只。一只名贵的表,自然需要其他不怎么名贵的烘托众星捧月的效果。而黄濑的任务和他手上的表一样,以嘉宾的身份,在适当的时候微笑、点头、鼓掌,然后完美收工。


钱就这么哗哗地来了。


当然发布会结束并不表明黄濑可以收工了,他还必须去参加品牌晚宴,协助男星陪衬一下记者们。黄濑不喜欢任何时尚晚宴,厌恶地称之为加班,而且没有加班费。时尚晚宴为了方便采访,基本都是冷餐会,大家端着酒到处窜,嘴巴不是忙着寒暄拉扯关系,就是背地里说人八卦,乌烟瘴气不利于他修道。且因为西餐的关系,吃食会夹杂危害性命的毒品,还做得非常不易察觉。


例如,巧克力。


巧克力是人类的爱情秘药,却是犬类的致命毒药。黄濑一向小心,对外宣称自己对巧克力严重过敏,倒是没能中过招。但今天餐会的主厨显然脑袋不太正常,黄濑吃个蔬菜三明治,三明治里有几片鳄梨,一般这玩意配色拉汁,主厨匠心独具在上面抹了巧克力酱。等黄濑一口吃进嘴里时,他感受到了一股丝滑的浓郁甜香,还不等他搞明白这是什么味道,便闷头栽倒在了地上。


没晕过去,只是全身跟抽了筋似的软成一滩。黄濑能感受到法力跟随体力源源不断地从体内流出,他心中大感不妙,要是法力也没了,过不了多久他就维持不住人形了!


阻止了经纪人打120,黄濑气若游丝地要了一间休息室,说要躺一会。当务之急他得找个房间躲起来,众目睽睽下变成一只狐狸可不是开玩笑的,记者都在呢,他还不想出名到关进生化研究所里去。


等保镖把他扛到了休息室,黄濑让经纪人通知青峰来接他。经纪人虽然认为黄濑应该马上去医院,可奈不住黄濑的牛脾气,只能先把青峰这个救兵搬来再说。




青峰刚打算开吃晚饭,就被一通电话叫了出来。他饿着肚子,不去却不行。


修道者大隐隐于市,自然要按规矩来玩。两个不同姓氏的人住在同一屋檐下,难免得有点关系才行。黄濑凉太与青峰同岁,但假身份证上的年纪只有17。在模特圈当新人,年纪必须得够小,黄濑篡改年龄的手段相当无耻。3年前他出道,当时经纪公司说必须让监护人签经济合约才合法,于是乎青峰便成了黄濑的监护人,24岁的大表哥。俗话说,一表三千里,既然同属犬科,那么狐狸和狼也是能表一表的。顶着这冠冕堂皇的理由,青峰咬牙切齿地收了黄濑这位狐狸表弟。


此刻表弟有难,表哥不得不前去救驾。




而黄濑正浑身打冷战,牙缝咬得哆哆嗦嗦,两颗小犬齿变得越来越尖利,快要戳破下牙龈肉了。


修那么多年道,茹素几百年,眼看着快要修成辟谷了,结果败给一口巧克力,阴沟里翻了船,黄濑恨不能把今晚的主厨揪出来祭五脏庙!若让他知道是谁做的破三明治,管它杀生大忌会不会天打五雷轰,真要是今天在巧克力上嗝屁,他怎么都要让这厨子当个垫背。


让你给我吃巧克力,老子先把你大卸八块,做成八大菜系,吃顿好肉再去投胎!


黄濑心里发了好一通狠,实际却是在沙发上蜷成可怜的一团,心里不断哀嚎,小青峰怎么还不来啊。


青峰还在赶路中,听不到黄濑生命的呼唤,当晚的主厨听说了黄濑的事,倒是很过意不去地送上门来了。


休息室的门吱呀一声推开,黄濑抬起眼皮子看了看,他以为是经纪人来看看自己,正想说他没事不用进来,却听来人说:“哎?黑咕隆咚的是不是找错了啊?”


这声音有点熟,但当务之急是不能开灯,亮了灯他可就露馅了,天知道他是不是已经长出了耳朵和狐狸尾巴!可惜黄濑没来得及开口,这人就很不识相地开了灯,都不知道要询问病患是否同意开灯。


我完了!黄濑紧紧闭上眼睛。


“哎?这不是小黄崽嘛?”来人关上门,三两步走到沙发前,薅一把黄濑的头毛,“难怪你吃不了我做的三明治,狗不能吃巧克力啊。”紫原很遗憾,黄濑无缘欣赏他的杰作。


你他妈才是狗呢!黄濑最讨厌被叫做狗了,狐狸精再怎样,听着比狗精逼格高多了,黄濑横飞一眼刀过去,看清了来者何人。


“紫!原!”黄濑瞪大眼睛,紫原一来,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首先,蔬菜三明治抹巧克力酱,只有紫原这个巧克力狂魔做得出来。


其次,大家都不是人类,不用怕身份露馅了。


只可惜他不能把紫原大卸八块,紫原身份比他高,血统比他纯,他只是狐狸精,人家是小饕餮,一出生就是天庭注册身份,别说喂狐狸精吃巧克力了,捏死自己都没人敢请他去警局喝茶。


“小黄崽啊,你打算怎么办啊?”


“我让小青峰来带我回去……”黄濑有气无力。


“哦,有人来接你了啊,那我先走了,厨房里还有5个蛋糕没吃完。”紫原摆摆手,这就要走了!


黄濑很不得当场吐一口血,“你这就走了?你对我做下这样的事,把我弄得半死不活,说走就走了?!”说得很像紫原对他始乱终弃,拔屌无情。


紫原挠挠头,蹲下巨大的身体,看着躺沙发上控诉他罪行的黄濑,十分认真地解释,“你吃不了巧克力也不能怪我啊,谁让你是狗呢。”


黄濑愤怒,饕餮能吃天下所有的食物就了不起了么!了不起么!待我飞升天界,位列仙班,飞黄腾达的那天,看我找不找你算账!


“那你就见死不救了!”


紫原倒真不是见死不救,而是他没法救。黄濑连辟谷都没修成,体内杂气太多,现在又被巧克力闹得垂死挣扎真气紊乱,他这会送一口仙气过去,黄濑可能真受不住。紫原苦恼地说,“我们等级差太多,没法双修救你的。”


黄濑听完,更泄了一口真气,头顶的耳朵和屁股上的尾巴全冒了出来。


完了完了,黄濑欲哭无泪,这下真要显原型了。


最尴尬的是,冒出来的尾巴把裤子戳出来一个洞,就算他把尾巴绕在腰上藏起来,他也没法把屁股上的洞捂住……


正当黄濑不知应该先为哪件破事忧愁时,休息室的房门再度被推开,黄濑吓得赶紧抱住脑袋捂住头顶上的两耳朵,虚弱地尖声叫道:“别,别进来!”


“哈?黄濑你有毛病啊?叫我过来救急又不让我进门。”


来者正是青峰大辉。


青峰饿着肚子,口气不善,正打算进门K黄濑一顿解气。待他走进房内看见沙发上蜷着的黄濑,霎时解气了。这得有多少年没见着黄濑竖着两只狐狸耳朵和一条狐狸尾巴的样子了,说真的还真有点怀念当年刚学会化形的黄濑,笨得连尾巴都不会收起来,就闪着星星眼奔到自己的窝里来炫耀修行的成果了。


“看够了没啊!看够了想办法救救我啊!”若非全身无力,黄濑非常想揍蹲在沙发前的紫原和站在沙发前的青峰,这两自面对面交换了个眼神后,一起抱臂盯着自己,做起壁上观来。


“嗯……”紫原有点为难,“青仔,你说该怎么救呢?”


青峰也犯难了:“这是送宠物医院呢,还是送人类医院呢?”


黄濑的情况有些复杂,他目前人不人,畜不畜,没力气把尾巴变没,也没力气变回狐狸,就这样尴尬地卡死了。


事件因紫原而起,黄濑只能指望紫原靠谱些,想个办法出来。而紫原倒是没辜负黄濑的期待,他歪着脑袋想了会,说道:“那小黄崽,你和青仔双修试试看,没别的办法了。”


青峰万料不到紫原把他牵扯进去了,他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和黄濑双修的!双修一听就是狐狸精的专长,他一堂堂的黑狼精要双什么修。青峰刚想一把揪住紫原,让他再想个别的法子,紫原却倏地消失了,只在房间里留下一句回音:“你俩道行相似,说不定体质也相符,就这样,我回去吃蛋糕了。”


“妈了个蛋,你敢不敢不跑路!”两人异口同声地骂,瞬间同步率爆表。


如此高的同步率超出了两人的想象,两人尴尬地对看一眼,双双不自然地撇开交汇的眼神……


难道还真要双修……,黄濑欲哭无泪,我是发愿要当一只不靠双修就能修成正果的天才狐狸精的啊!




TBC